心中不灭的理想

时间:2019-11-11 09:24:31    编辑:
心中不灭的理想

  心中不灭的理想

\

  一对夫妇为了实现一个所有人都说他们疯了的梦到广西为贫困地区的女孩子办学,丈夫远到海外做翻译,妻子不停地讲学、写书。十年过后,他们终于攒够了60万元,从遥远的北京来到了广西南宁。学校成立了,他们用大海一样博大的情怀呵护着学校里的130个贫困女儿,而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却近乎残酷地要求她在读大学四年内只依靠自己求学。

  2003年9月,当女儿终于走过艰难的大学人生并以优秀成绩出国留学时,他们已为130个山区女儿已用尽了平生所有积蓄,竟连女儿的飞机票也买不起了!但是,女儿最终深刻地理解了自己的父母,鼓励他们继续前行

  为了一个梦,吝啬母亲10年攒出60万

  1954年,刘光华出生于广州一个军官家庭,母亲是一位知识分子。因为家学渊源,刘光华人小就深受《宋氏三姐妹》这本书的影响,她曾经对父亲说起过自己长大后育人乐教的理想,当时父亲还笑天生好动的她怎么可能静得下心来。后来,因为学业和事业上不断拓展到更为宽广的领域,刘光华才不得不暂时放弃了教书的梦。

  1987年,刘光华在山东曲阜师范大学攻读中国当代文学硕士研究生,她从对女性文学的研究渐渐转到对中国当代女性生活状态的关注与探索上。研究生毕业后,她来到北京担任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和特约研究员。1990年,她参加中国地下性产业课题的调研时,在深圳采访了近20名特殊的女子,这些女子都是从贫困山区走出来的。听着她们含泪的诉说,刘光华的心情越来越沉重。要想彻底地改变这些山区女孩子的命运,只有让她们自身具备了厚实的文化根基,才能真正地在这个社会上立足,走出属于自己阳光明媚的道路。

  这时,那个从小就在她心底隐藏的梦,又重新浮现在眼前,仿佛冥冥中的一种力量。可是,为贫困山区孩子办学,赚不到钱不说,还肯定要倒贴钱去办学。并且,这也要一笔不小的投资,到哪里去找这笔钱呢?

  在南宁长大的丈夫王建国,与刘光华曾是同班同学,此时与妻子坚定地站在了一起:我一定会和你一起做成这件事,到我的家乡去办吧!

  刘光华非常感激丈夫的支持,两人开始筹备筹备建校的费用,听说做翻译薪水很高,王建国出国到孟加拉做翻译,刘光华则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生热线,到北京电视台、北京教育台主讲女性的心理健康等节目,并创作出版了《女人发现女人》等5本书。因为深受听众和读者欢迎,她还应邀到全国各地去讲学,并多次出席国内外的妇女研讨会,出访哈佛大学、斯福坦大学及牛津大学等世界著名学府,进行学术交流。随着女性就有关教育和心理方面问题讲课的团体、单位越来越多,因此,她的收入越来越高,为办校筹集的钱也越攒越多。

  这期间,他们的女儿王瑛也慢慢长大了。丈夫远在海外,刘光华自己一个人不但要上课讲学,还要带孩子,好在女儿非常懂事,而且学习成绩一直很好。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10年。1999年夏天,王建国孟加拉回国。接回丈夫后,夫妻俩算了一下这10年的储蓄,一共有60多万。细细想来,到广西开办一所学校,差不多了。

  这一年9月,女儿王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成都理工大学法律系,就在她兴高采烈地准备成行的时候,刘光华和丈夫却语重深长地对她说:瑛子,爸爸妈妈准备要为广西的贫困女学生办一所学校,我们家所有的钱都要拿出来。现在,你已经18岁了,你去读大学,我们只能给你出硬座火车票,其余的所有费用,你可不可以自己勤工俭学解决?

  王瑛一听愣了,她无法接受也不能理解父母的苛刻和无情,当即就哭了,她痛苦地质问父母:我是不是不是你们亲生的啊?

  刘光华虽然难受,但她还是狠心地说:考虑到你初出远门,我们可以先借1000块让你先渡过难关,但是你必须在一年内把这些钱还清。在大学里,打工和做家教的机会是很多的,我们不信你做不到。

  父母如此铁石心肠,王瑛当时除了委屈、怨恨还有绝望。但是,她不得不写下了欠条,在1999年秋天坐上了远去成都的火车。当火车在刘光华夫妇的目光中越行越远,他俩的心里感到非常的难受和担心:孩子就要面对陌生的环境了,她能真正地做得到独立生存吗?她最终会懂得父母的苦心吗?

  130个女儿有了母亲,另一个女儿却独自求生

  2000年3月,在轻风细雨的季节,刘光华和丈夫一起携着这笔钱,来到了广西,开始着手创办全国惟一一所只面向贫困地区女孩子的女子高中。

\

  当她把要申办的学校资料层层递交到有关部门,领导们都觉得不可思议:民办学校、只招收贫困家庭的高中学生,而且每学期学费才160元,这分明是赔本的生意,这世上竟然还有人主动来做?

  终于,广西南宁市华光女子高中通过了广西民委、广西慈善总会和广西教育厅的审核批准。这时已经是6月底了,虽然广西民委已经向各少数民族民委发去了关于学校的招生简报,但是回应的声音并不多,因为许多人对此抱着怀疑的态度:天下会有这么好的学校?

  刘光华决定:自己亲自下到广西的四十多个贫困县去招收学生。

  正值酷暑,刘光华一个人踏上了广西大石山区崎岖难行的万里山路。每当她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山村里那些刚刚上完中学却无法再上高中的女孩子面前,并且拿出所有的学校材料证明南宁会有一所学校可以让她们去读书时,那些女孩子的眼睛都亮了!

  可是,家长关心的却是,如果让女儿再去上学,那么家里的劳动力就少了一个。刘光华要反复多次才能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让这些祖祖辈辈生活在大山深处的农民们懂得:只有继续读书,他们的女儿才能真正地走出大山,才能不再重复地过像他们一样的艰难困苦的日子。

  刘光华足足跑了两个多月,脚底的鞋磨坏了近十双。一个孤身女人,披星戴月地翻山涉水,让丈夫担心极了。当王建国在南宁把学校里的开学工作基本准备好了以后,就赶到了刘光华所在的县城与她一起,共同为学校做宣传、对学生的家长们讲道理。

  终于,到了9月初,从30多个贫困县里勉强读完了初中的48个女学生,第一次离开了家乡,来到了广西首府南宁市,走进了寄宿制、全封闭、汉语和英语双语教学的南宁市华光女子高中。

  在这里,刘光华夫妇只是象征性地收取了最低学费――每人160元,却为她们准备好了在城市读书的所有优良环境。刘光华为学校的第一批学生教育称为金凤工程,在开学典礼上,她就对学生们说了这样的话:我把你们都当作自己的女儿,希望以后你们能真正地走出大山、走出贫困,希望你们能用文化知识把自己变成金凤凰!

  为了这些从贫困山区走出来的孩子,刘光华倾注了全部心血,她把每一个女孩子都当成了自己的女儿除了传授文化知识外,在课余时间还为她们请来了南宁市有名的舞蹈家、教育专家和艺术家,为她们上心理健康教育课、电脑培训、卫生、手工、艺术欣赏、形体健美等近10种课程。她所选取的课程,所灌输的育人理念,比广西当地的很多重点学校都要全面。良好的教学氛围、充满亲和力与人文情怀的环境,使这些贫苦山区的女孩子那与生俱来的自卑感慢慢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气质的不断提升、自信心的不断增强。

  2000年9月,华光高中吸引了更多的山区女孩子,有的女孩子甚至从广东辞工回来,请求学校接收。经过慎重选择和考虑,她又同意收下了近90个同样是贫困地区出身的学生。

  而此时,远在成都的王瑛,因父母的狠心无情只有一个人面对生存的挑战。一开始,她几乎想赌气地断绝关系,因为物质上的赤贫让她过得相当艰苦,她承受着极大的生存压力。被逼上梁山的她只好下定决心:从进大学第一天起,打工、学习两不误。

  重点大学里高材生云集,所以王瑛在学习上异常努力。当她终于有了获得奖学金的希望后,她便在成都为几个家庭的孩子辅导英语,每个月也有四五百元的收入。王瑛学习稳定了下来后,刘光华和丈夫偶尔会给她打电话,但是除了鼓励她好好学习、认真打工外,却真的是说到做到,从来不过问女儿够不够钱用。每每她看到同学们在接到父母的汇款或者要电话里向父母理所当然地要求寄钱的话时,心里都非常难过。

  但是,王瑛挺了过来。为了省钱,她在大一时连一件新衣服也不敢买,当同学们都可以用手机、穿名牌时,她却不得不为自己的学习费用、生活费用而努力地打工!

  勤奋的付出终于换来了收获。当她用整整一年时间,竟然真的做到了自己挣钱养活自己、供自己读书时,作为一个家庭条件优越的独生子女,她成为学校建校以来惟一的一个依靠打工收入和奖学金来保证自己的学习和生活的女大学生。当大二开始的时候,她不由得想起一年前母亲说的那句话靠你自己,我不信你做不到事实证明她做到了,并感受到了另一种沉甸甸的东西、一种与以往安逸人生完全不同的对生活的看法。她开始思考父母亲当初的用心良苦了。

  到了2000年秋天开学,王瑛已经有了自己的积蓄了。她寄了1000元钱给母亲,希望母亲能把这笔钱转送给学校里的贫困妹妹们,并且,在信里,她还诚挚地向母亲写下了这样的字句妈妈,一年前,我非常地怨恨你,觉得你们作为父母太过于无情。一年后,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你们这样做只是为了让我更好。是的,虽然我比起许多同学在物质上的享受远远不如,然而,我的精神世界却过得异常的充实和自信,我学会了一个年轻人在社会上如何生存,一个人如何依靠自己走出困境,这才是一笔真正的财富!

  女儿终于懂事了,并且真正地长大了!看到女儿的信,刘光华流泪了。为了更好地教育自己身边的几十个女儿们,刘光华不但用这有着特殊意义的1000元钱为8个女孩子付了学费,还向她们讲述了自己与女儿瑛子之间关于这1000元钱的故事。当她慢慢地讲完,围在她身边的女儿们眼角早已经含满了泪花。后来,由这1000元资助学费的8个女孩子,在各个方面都成了优秀标兵!

  感谢母亲,宝贵的打工经历成了女儿最好的财富。

  2001年春节,王瑛终于回家了,她出落成了一个成熟自信而又勇敢的大学生。当她第一次出现在父母创办的学校时,妹妹们马上喜欢上了这位有学识的姐姐。王瑛给她们上了英语课,给她们讲大学里的动人故事,还有大学里那有着无数藏书的图书馆,她鼓励妹妹们:一定要好好读书,争取考上大学,这样的人生,才能更有一番广阔的天地。

  妹妹们更喜欢听她在成都打工上学的故事,当王瑛以平静的语气说起自己的打工经历,说起第一次领到做家教的两百块钱报酬,那种欣慰的心情只有用自己的汗水换回来,才知道它是多么的不容易!

  听着瑛子姐姐那激励人心的打工经历,好几个学生当即就表示,她们也想在南宁打工,一方面可以为以后走上社会提前做好锻炼,另一方面,刘妈妈为她们读书而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她们欠下的学费也从来没有还过,所以希望归还一点点,哪怕一点点也好。于是,她们纷纷向刘妈妈申请我们都想学瑛子姐姐那样利用课余时间去打工!

  刘光华没想到女儿回家来会带来大家的打工热情,于是她高兴地同意了。

  虽然王瑛回到了南宁,但刘光华却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决定,寒假期间依然让王瑛在南宁打工。王瑛在成都除了读书就是打工,她是多么渴望能多利用假期留在父母和其他亲人身边共享天伦之乐啊!但是,她知道母亲这样要求自己自然有着更深刻的用意。于是,她和5个华光女子高中的妹妹一起应聘来到南宁市东葛路的牵牛花餐厅去端盘子。

  一天下来,要做足14个小时,王瑛脚肿得几乎不能走路了。但是,每当深夜回到家里,看着妈妈为她端来洗脚的热水还有那一张充满慈爱的笑脸,她没有对父母说一声苦,反而笑容可掬地说起在餐厅里听到的一些逸事趣闻。到了年二十九,刘光华和王建国为这5个第一次走上社会打工的女儿们分别买好了回家的车票,并一路把她们送上了返乡的班车。

  大年三十晚上,王瑛又坚持回到了餐厅里。经理正愁服务员们纷纷要求返家,人手紧张,知道大学生王瑛家在南宁市仍然坚持上班,非常感动,当即决定给她发加倍工资。到了晚上10点,一个熟悉的声音亲切地从餐厅门外传了进来:瑛子,你累了吧,爸爸妈妈来接你下班,我们一起过除夕夜了!

  那一晚,为了嘉奖女儿的杰出的打工表现,刘光华夫妇在餐厅里请女儿好好地吃了一顿!王建国幽默地说女儿说:在这个除夕之夜,我想全中国只有王瑛这一个并不贫困的大学生为自己的学习和生计而拼命打工。来,为你的这种勇敢而干杯,爸爸觉得非常自豪!

  第二天,大年初一,王瑛又回到了餐厅里。这一个假期,王瑛挣够了一个月的生活学习费。即将回校时,王瑛专门为妹妹们上了一节短课:其实,读高一、高二的妹妹们也可以试着利用课余时间打工去,这种收获是课堂上得不到的!

  刘光华觉得女儿的话有一定的道理。于是,王瑛回成都后,她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鼓励学生们利用节日和周末去做家政工,或者参于社会合法工作。

  2001年的春天,南宁市朱槿花开的季节,金凤工程的女学生们,走进南宁市一个个居民家庭,去了解五彩缤纷的社会。

  她们在开始时每每敲开一户人家的门,总是担心受到拒绝,所以说话时都有点脸红;但是同样让感动的是,南宁市好多家庭里的老人和阿姨,当知道她们是广西华光女子高中的学生时,除了对她们的工作表示理解与尊重,还在给付劳动报酬的同时,主动送一些学习和生活用品。一个月下来,当李红梅等学生分别从主人家里领到属于自己的薪水时,那种沉甸甸的感觉,第一次让她们明白了付出了王瑛姐姐所说的劳动的成功与幸福。

  从此,在南宁市华光女子高中与成都理工大学之间搭起了一条空中彩虹。王瑛总是以切身体会及时地给她们指导,并鼓励她们劳动总是要付出艰苦奋斗才能有所回报。

  2002年11月,刘光华到应邀到四川大学讲课。当她有一天利用午休时间到王瑛的宿舍时,看到女儿在睡觉时穿着厚厚的毛衣毛裤。仔细一看,原来是被子太薄。她奇怪于女儿为什么只盖这么薄的一张小棉被,王瑛解释说,反正大学就要毕业了,以前也是这样过来的,能省就省吧。刘光华心酸极了:钱可以省,可健康不能不注意啊,万一冷出病来她转身就到外面商店为王瑛买了一床98元钱的水鸟被。

  这是刘光华三年多来第一次为女儿出钱买东西。也是直到刘光华的出现,这时王瑛的同学们才知道,原来她的妈妈竟然就是全国知名的女性心理健康问题研究员和教育专家!

  大家几乎无法想象,王瑛在成都学习的四年完全处于断奶状态,自己在大学餐厅里做清洁工、做家教,周末到公司里打工。四年大学生涯,都是王瑛自己一个人撑了过来,她身家几十万的父母却竟然没有给过她什么金钱帮助!敬佩之余,人们对刘光华纷纷投来一片赞叹声。

  2003年春天,王瑛为了迎接毕业论文和准备英语雅思考试回到了南宁,当她看到女学生都健康地成长起来了,终于真正地理解了父母的事业,她虽然也很忙碌,但是却主动提出在学校里兼任英语课和业余法律的教师。为了分担父母的事业忧虑,现在,她忙着要把学校的中英文网站建成,好让全世界更多的人来关注妈妈所做的阳光事业。

  此时的华光女子学校,已经走入了困境。刘光华的办学经费已经所剩无几了。在这种情况下,为了缓解经费紧张,刘光华更加频繁地在广西各所大中学校讲课,增加收入来贴补学校的经费。作为贤内助的王建国,把学校这个大家庭里的事务打理得整整有条。看父母如此劳累,王瑛只好担起了家务。

  2003年4月,王瑛通过了英语雅思考试,一所新西兰的大学已经寄来了录取通知书。9月底,她要到新西兰读研究生了。但这一次,刘光华和丈夫穷得为女儿买一张飞机票的钱都没有了。没想到,王瑛主动对妈妈说:出国读书的钱,我还是自己打工去挣吧,我相信我能行的!看着懂事的女儿,刘光华夫妇久久说不出话来。

  而这时,第一批的金凤班女学生在高考中也取得了好成绩,在自己的亲生女儿就要赴国外求学前,刘光华和她的这130个女儿们有了一次深谈。让她欣慰的是,亲生女儿和这些女儿们都这样表示,在这三年高中,刘妈妈已经教会了她们生存的技能、自强自立的信心,所以让她们以后走上社会,一定可以独当一面地好好生活下去。

  采访结束时,刘光华对记者说,现在学校正目前面临着重重的困难和阻力,欠下的30多万银行款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清,以后学校是否还能如期办得下去还是一个未知数。办这一所学校的难度远远超过了当初来广西时的想像,付出的一切还不一定能被他人理解和接受,但为了心中不灭的理想,为了贫困山区的女孩子,无论付出多少劳累,都是值得的、快乐的!说完这些,刘光华朝操场上正在活动的女学生望去,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本文链接:心中不灭的理想

上一篇:怎么看一个女人有没有福报

下一篇:怨深似海

相关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