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金洞寺的记忆

时间:2019-11-15 09:27:41    编辑:

  1991年10月6日,我们陪岳父母回村居住,大家一致决定今天去金洞寺;早晨吃过早饭动身出发,金洞寺位于忻州市温村乡西呼延村西二里,是山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我则是从《中国名胜大辞典》上看到的,在那本辞典中,我市有两处名胜被列入:一是金洞寺,另一处是元好问墓。
  我们沿着合(索)奇(村)公路南行,转而向西,过一片梨园,只见红墙绿瓦一处古寺;寺座北朝南,依山而建,庙门上镌刻着“金洞寺”三字;门前立着一石碑,写有“山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字样。
大门不开,我们只好绕行东墙外的豁口;岳父首先从栅栏门走了进去,当我们进院的时候,他已与该寺的老尼姑攀谈起来;寺建在半坡上,寺庙中轴线上依次为山门(天王殿)、门洞、文殊殿,门洞东为钟楼(据介绍大钟在大炼钢铁时被村民抬下山去,砸烂炼了铁),门洞西为奶奶庙,奶奶庙西北为两层的转角殿,转角殿后为僧舍(在土崖上掏出来的窑洞),文殊殿在僧舍东面,文殊殿东是三教殿,三教殿南、钟楼东北即为普贤殿。老尼向我们介绍,本寺共有一僧一尼:僧者名了空,今年66岁;尼者名能修,今年74岁,能修与了空的师傅是师兄妹。
  附近的老百姓传言,了空与能修之间曾有一段风流韵事,后僧之师先逝,二人便合为一家生儿育女,先后育有两子:长子务农,次子在市文联工

\

作。事实并非如此,原来这还有一段辛酸的往事,僧尼开始并没有什么说道,是破四旧立四新时,“革命者”们不许他们信佛,让他们还俗回家,他们以留居寺庙为条件还俗,自耕自食,过起了普通人的家庭生活;这样一来可以与佛为伴,二来亦可保证寺庙不被损坏,也许正是由于他们的精心维护,才使寺庙完整地保存下来。
  老尼领着我们绕过奶奶庙拾阶而上,进入文殊殿;文殊殿高大雄伟,内部三面墙上均有壁画,正面为文殊菩萨的画像,东墙上的画像为樊哙,西墙上的画像不知为谁;三幅画像栩栩如生,十分动人;在西墙南面有十几行毛笔,均为给金洞寺捐过款的人员名字;因为没有塑像,大殿内显得空荡荡的;又因为此处偏僻,且不在会期,故尔除我们之外再无其他人出入。
  岳母进殿上香、叩拜,她不论走到那里,只要有神像,均不忘烧香磕头;离开文殊殿,能修师傅还带我们去了三教殿、转角殿,三教殿内供奉释迦牟尼铜像,岳母烧了香,上了一元钱的布施;能修师傅还从佛像一侧捧了一鞠酸枣,装入我们的袋中;最后我们均在老尼房中略坐片刻,起身告辞。老尼和岳母并肩走出来,边走边谈,一直走到栅栏门的外面。我们则已扑入梨园大嚼不止。
  1999年农历七月初二,我到温村乡信用社下乡,顺路到金洞寺赶会,在通往金洞寺的路口人山人海,尘土飞扬。进入庙内,亦是熙熙攘攘,有烧香、有卖货的,....每个大殿门口,均有人把守,并设一布施箱。今年轮西呼延村举办,所得收入均由该村支配,除付给雇人工钱,请戏班子,放映电影,招待上级领导和有业务往来的单位领导外,将全部用于寺庙建设。这次来金洞寺,未见寺内僧人;据说能修师傅已于两年前去世了,想起上次能修师傅的盛情款待,心里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忻州市的两处名胜中,金洞寺已作了大面积的修缮;但元好问墓却依然残破不堪,无人问津,几次登门,均挂着锁,无法进入;与此同时,元好问墓的所在地西张乡却在大兴土木,建起了如貂婵陵园、神话宫等人造景观,真令人有丢了西瓜、捡了

\

芝麻之感。  附:忻州金洞寺现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本文链接:忻州金洞寺的记忆

上一篇:我们如何转苦为乐

下一篇:慧藏禅师

相关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