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种”引来的悲剧

时间:2019-07-19 09:44:43    编辑:

“借种”引来的悲剧

﹙一﹚  

 这是一个发生在我们县城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县城西沿公路约二十华里处,向北翻过一架山梁,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山沟,叫黑石头沟。这里零散住着十几户姓汪的山民。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山沟里。这里在六十年代末,公路刚刚打开之前,只有一条去县城赶集的土路,交通非常闭塞。这里的人们健康纯朴,但又落后愚昧。  

 在黑石头沟的西山梁下,有一宅四合院,青砖瓦舍非常气派。房主名叫汪根富,五十来岁,生得人高马大,体魄健壮,家里老伴已于两年前病故,儿子俊生,常在四川做篾活,于一年前领回一位四川女子翠花为妻,一家人过得还算殷实。闺女于前几年出嫁给山下公路旁本生产队的一户姓陈的人家,女婿山生是生产队长,小日子过的也算滋润。王老汉自从失去老伴后,整日愁眉不展,闺女怕老爹在家愁出病来,就把汪老汉接到她家居住,后来又让丈夫把老爹安排到刚通车的公路旁两间水打磨房里,负责给人们磨面。这样老爹经常和人打打交道,没事看看汽车或和路人说说话,也就不再孤独。汪老汉吃住在磨房里,一住一年多,很少回家,活得还算快活。  

 再说俊生和那翠花结婚一年多,一直没有解怀儿(当地人把妇女怀孕俗称解怀儿),经检查,病在俊生身上,属无精症,狗鞭泡酒连喝多瓶也未见效,心里非常焦虑。这时,俊生心里萌发出借种生子的念头,他在心里来回盘算,如果借种别人生子,没有血缘关系,一旦走漏风声,那可无颜见人,想来想去,最后竟想到他老爹身上来。主意已定,他就再三劝媳妇,让媳妇借老爹来为其生子。媳妇在丈夫的软缠硬磨下,终于答应了丈夫的要求。为了安全起见,他要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提前打听出姐姐婆家兄弟这几天准备结婚,忙着筹办喜事,老爹这两天在姐姐家吃饭。加上人们都才磨过面,活儿很少,老爹有时在姐家打打杂,很晚才去磨屋。一天下午,他找准机会,来到磨屋,看到老爹正在给一家磨面的帮忙。就上前和老爹打招呼,然后要把老爹的一床被子拿回去拆洗,老爹点头同意。正在老爹和磨面的称斤收钱时,俊生麻利的从墙壁上的窑窝里,拿出煤油灯隔窗户把煤油全部倒净,然后卷起被子回家了。  

 (二)  

 那天晚上,汪老汉在闺女家吃完晚饭,借着黄黄儿的月光,来到磨屋,点着煤油灯,不一会儿就干蔫了。汪老汉没多想,吸了两锅烟后黑灯瞎火的摸着睡了。刚进入梦乡,隐隐约约听到一阵叩门声,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老哥请开开门。”“谁呀?”汪老汉干咳了一声随声问道。  

 那女人说:“我认识你,我曾经打这里走过两次,对你有印象。我是西王营的,今天进城看病,下午准备坐车回家时,不小心钱包让小偷偷了。我是一路走着过来的,到这里摸黑了,山路那么远,我有点害怕,不敢一个人走了。你这里要有地儿的话,就让我住一晚吧!”  

 汪老汉是个热心人,听到这里,他立即起来开了门。然后划了一根火柴,借着瞬间火光,瞥了那女人一眼,见那女人头包纱巾,漏着两只眼睛,从身条上看,还挺年轻。汪老汉慌忙披起大衣说:“大妹子,娃儿们今天把被子拿回去拆洗了,就这一床被子,你就将就着睡吧!”说着把大衣一裹,侧身躺到床边的柴火堆里。  

\

 “那怎么行,你这么大岁数了,我睡床上你睡地下,实在有点过意不去,论岁数我看你像我的长辈!怎么能叫你睡地上?”那女人试探性的说着。看对方没有什么反应,正中下怀。仍继续说:“老哥你怕什么,要不你就裹着大衣睡在里边,天已经冷了,挤在一起比较暖和。”  

 汪老汉听着觉得是个理儿,也就不顾那么多了,靠里面睡到那女人的另一头儿。睡至半夜,那汪老汉朦胧中觉得有一只久违的柔嫩细腻的手,在他小肚下不停的摸来挡去,直摸得汪老汉欲火燃烧,荷尔蒙急剧上升。汪老汉似乎明白了什么,忽的一下坐起,然后甩掉大衣,似饿虎捕食。用铁钳般的双臂紧紧抱起那女人的腰,然后压倒在床,抽出一双粗涩的大手,不停地抚摸着那女人丰满的乳房及细腻光滑的肌肤,直到那女人发出呻吟的唏嘘之声。汪老汉觉得自己是炕地里伏天长出的庄稼,那夜特别欢势。那女人也是,一波卷着一波,浪袭岛礁、不肯退潮。他坚枪利炮的干了几个回合,仍不觉人困马乏,直至进入甜蜜的梦乡,才算罢休。那女人也是那天夜里,自结婚以来第一次享受到做女人的幸福。这时天刚蒙蒙亮,她极不情愿的听到几声猫头鹰的叫声,这是她和丈夫预约回家的暗号。他依依不舍地在熟睡的汪老汉脸上狂吻几下,喃喃自语:“有机会,我还会来找你的﹗” 

 (三)  

 自此以后,汪老汉着魔似的天天晚上守着磨房,不肯外出,吃过晚饭就在磨房里“守株待兔”。汪老汉的儿媳妇,自那天离开公爹的磨屋,和丈夫回家后,丈夫就扳着指头天天查日头,期望下个月初,奇迹会在媳妇的身上发现。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到了检验结果的日子,没想到媳妇的身上又见红了,这可急坏了俊生。  

\

 为了让媳妇尽快怀上孕,俊生又一次和媳妇商量,让她在夜里再去一趟磨屋,可这一次媳妇说啥也不肯。翠花自有打算,为了能和老公公长期在一起,她不愿再干这偷鸡摸狗的事,如果让别人撞见,那可在人面前抬不起头。他要让丈夫早日戳破这层窗户纸,要不她就要和丈夫离婚,回四川去。俊生无奈,只好选择了一个晚上,他买了一瓶酒,让翠花做了几个菜,请老爹回家吃饭。饭桌上,俊生鼓足勇气向老爹道出了原由,并求老爹把“借种”这事凑成,汪老汉听说后,羞得从脸上红到耳后根,说啥也不干这伤风败俗的事。  

 这时,俊生向媳妇使了个眼色说:“我有事先出去了”说着便起身走出院子,反锁了大门。这时翠花柔声细语的劝公爹说:“俊生也是好意,我也不想这样做,可你儿子患的是无精症,不这样做你老汪家就要断根绝后,你也不用害羞,实际一个月前咱俩都已经在你住的磨房里那个了。趁你还行,如果再耽误两年,那就晚了。” 

 汪老汉听儿媳这样说,先是心里一震,一个月前的那天晚上的事,又浮现在眼前。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天天盼、夜夜想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儿媳。自从儿子去年在四川领回这个儿媳到家后,王老汉因一直吃住在山下七八里以外的磨房里,很少回家,一年到头即便回几次家,也没有正眼看过一下儿媳。刚才听儿媳点破,王老汉先是一惊,然后又稳定了情绪,因为已有了上次的温存,汪老汉不再有什么顾虑,两只眼睛火辣辣、直勾勾地看着儿媳。儿媳生的细皮嫩肉,白皙的脸上长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胸前的两个乳房就像卧着两只玉兔,丰满的就要跳起来。王老汉越看越馋,忙起身走向前,一把搂住儿媳一阵狂吻后,抱起儿媳向里间走去…… 

 (四)  

 从那以后,儿子借故出门不回,给老爹和媳妇留够充足空间。俊生临走前,再三告诫媳妇,怀上孕后,不许再和老爹来往,媳妇点头表示同意。自此,两人如漆似胶的在一张床上生活一年,直至怀孕生子。公媳两人早把俊生告诫的话扔到一边,早晚有说有笑,形影不离、难舍难分。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这可惹怒了出门回家多日,倍受媳妇冷落的俊生,他再三警告无效后,最后向老爹掂起了斧头……王老汉是爬在儿媳的肚皮上结束生命的,鲜血、脑浆溅了儿媳一床。汪老汉死后,俊生悔恨莫及,借种生子这一幕悲剧,从头到尾是自己一手导演的,生他养他的老爹是他亲自送上望乡台的。他觉得无脸再对世人,喝了半瓶农药跳下了悬崖,了结了他年轻的一生。这出荒唐、离奇的故事,随着根富父子的死,从此在这个山沟里划上了句号。

本文链接:“借种”引来的悲剧

上一篇:37种布施的果报,对照自己有了几种

下一篇:[信仰] 铸像之始

相关百科